新闻视角 > 智识研究 > 信息详情

详解“数据资产”在金融领域的创新与应用

2017-09-15 来源:


作者:中航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 姚江涛;中航信托研发与产品创新部负责人  袁田


 

随着大数据的价值被公众及市场广泛认知,数据资产已经成为业界理论与实践聚焦的新热点。相较于活跃的数据产业发展,数据资产的权利制度安排相对滞后。尽管我国《网络安全法》、《民法总则》以及“两高”司法解释[1]等规范文件从网络安全及个人隐私保护等角度对网络数据及个人信息保护的制度不断完善,但是针对数据资产本身的制度安排以及相应的法律确权和保护机制仍未有系统提及。有价值的数据是否就可以成为数据资产?数据资产的权属结构有何特殊性?相应地,数据资产的商业模式及应用场景如何拓展?本文试图以信托为视角,为数据资产应用提供权属结构、业务模式、场景发掘等多维研讨框架,推进数字资产在信托及金融领域的创新应用实践。

 

    一、数据资产的权属设计可以依托信托财产制度安排

    1、数据资产的复合权属结构

资产是一个跨学科概念,尽管经济学和法学有不同解读,但是资产的几项核心特征容易达成共识。例如,其一,资产应归属于某主体所有或控制;其二,资产是能够产生既有的或预期的经济利益;其三,资产是一种资源,具有人为性和稀缺性。

数据资产也应当遵循相似的逻辑,但须首先指出的是,数据资产的数据是指大数据,不单纯是指规模,而是指基于信息交换、信息存储、信息处理三方面能力大幅增长而产生的数据。[2] 由此推导数据资产的特殊性:其一,数据资产主体具有复合型,由于组成大数据的每个个体数据均由相应主体所有或控制,“大数据” 控制主体需要与单个数据主体达成权属安排为前提。其二,数据资产能够产生经济利益要以数据资产的合理定价为前提,由于数据主要是人们行为活动的记录,数据资产的定价取决于特定场景,并不存在统一、普适性的定价依据,需要因场景而变。其三,数据资产是一种人为创设的资源,其稀缺性是相对的动态概念,由于数据本身在实时变化,数据资产的稀缺性和排他性具有较强的实效性和较弱的稳定性。

正是由于数据资产的权利属性具有复合化、场景化和动态化特征,传统的债权或物权制度安排难以覆盖数据资产的权属特性。

    2、信托财产特殊的权利结构

    根据信托法理,信托财产所有权的制度安排具有结构化特质,即受托人享有信托财产法律上的所有权,受益人享有基于信托财产的信托利益,也是一种财产性权利,有学者称之为信托财产的双重所有权。这种信托财产的权属分离状态虽然源于英美衡平法,但已经被我国信托法所承认。我国《信托法》第二条明确规定,委托人将财产权委托给受托人后,受托人是以自己的名义持有信托财产,并且是为了受益人利益或特定目的管理处分信托财产。由此可见,在法律上受托人享有信托财产所有权,但是就信托财产的实际利益则归属于受益人。信托财产的复合式权属结构在我国法制体系中的构造非常特殊,在商业实践中可以发挥具有独特的制度价值。

    3、数据资产成为信托财产的制度可行性

如前述,数据资产的特殊性在于个体数据的所有者与“大数据”的控制者,以及“大数据”利益的享有者都可能存在相互分离现象。以亚马逊图书经销商产生的大数据场景为例,就每个买家的购书数据信息而言,买家个体是其购书数据信息的所有者,但是该书籍所有的购书信息由亚马逊收集整理分析,是该“大数据”的实际控制者,而该书籍在亚马逊图书网站展示的购书信息对于书籍出版商明显具有经济利益,可以成为其版权收益及广告投放的定价依据或来源。可见数据资产的所有、使用、收益等权能的分离与信托财产权属的复合式安排具有充分的契合性,数据资产成为信托财产在权利内容与制度安排上不仅具有合理性,而且具有可操作性。数据资产的各项权能安排可以通过信托财产制度得以有效设计和落实。

         1.png         

图1:数据资产权能与信托财产权属的契合性

 

资料来源:中航信托研发与产品创新部

 

    二、数据资产的商业模式可以通过信托目的有效设计

    1、数据资产经授权使用的商业逻辑

虽然我国现行法制对数据产权尚无明确规定,但是对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规范正在逐步完善。今年10月1日即将生效施行的《民法总则》第111条明确规定了对公民个人信息的法律保护规范。《网络安全法》相关规定也明确指出合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两种情形,即须征得被征集人同意或者进行匿名化处理(脱敏个人关联)。[3] 在我国现行法制框架下,数据资产的商业使用存在两种合法路径:一是实名数据的授权使用;二是个人敏感信息经脱敏且不可逆处理后的匿名数据使用。这两种途径构成了数据资产商用展业的逻辑起点。大数据运营商可以通过上述途径成为大数据的有权使用主体,但是法律并没有赋予其所有权人地位,而是对大数据具有合法的控制和使用权。那么运营商对大数据进行分析处理而新创造的价值如何确定其利益归属就成了数据资产商业模式面临的新问题。

    2、信托目的遵循委托人意愿的制度逻辑

    信托目的是信托法理的核心,也是信托活动的逻辑起点。信托目的是委托人设立信托的原因及通过信托事务运行委托人欲达到的效果。[4]一般而言,委托人意愿的实现取决于受托人的管理而非个人努力,而且这种意愿的实现效果是为了受益人享有信托利益。[5]也就是说,委托人的意愿需要通过别人努力,才能实现他人或自身利益。受托人按照委托人意愿独立运营管理信托财产,为受益人获取信托利益,诠释了信托目的的要义。

    3、信托目的可以优化数据资产商业模式实现

比较前述数据资产经授权使用的商业逻辑,信托目的规制下遵循委托人意愿与受托人独立管理的制度逻辑与数据资产的商业逻辑具有高度契合性。一方面可以解决数据资产的授权使用问题,另一方面可以明确数据资产的收益安排,使得数据资产增值部分的利益归属可以按照委托人意愿进行设计和分配。

对于委托人为数据生产商的情形,以供应链上的核心企业为例,可以通过设立信托,将其供应链上可确定的核心数据资产作为信托财产,由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将其信托财产隔离于委托人,并且按照委托人的指示聘请专业的数据运营商处理分析,形成有独立价值的数据资产作为上下游供应链融资授信依据,并对其产生信托利益进行分配安排。

对于委托人为大数据运营商的情形,如前述基于合法途径,运营商取得对大数据的控制和使用权,这种数据控制和使用权本身即为合法的财产权利,运营商可以将这部分数据资产作为信托财产设立信托,[6]信托公司针对此数据资产的资产管理和投融资服务设计信托产品,并按照委托人意愿分配信托利益。

2.png

图2:利用数据资产设立信托的商业模式

 

资料来源:中航信托研发与产品创新部

 

由此可见,数据资产的商业模式能否规模化展开取决于数据资产的动态使用而非静态所有,数据产权上的“所有”概念应当即包括狭义的合法所有权,也包括合法控制和使用权,这样在适用信托法设立信托时,才会充分尊重到委托人的意愿,促使信托目的更为有效实现。


    三、数据资产的价值创造可以依托信托业务多元场景

随着大数据由技术概念向商业概念的转化,数据资产的价值创造与实现也愈发依托基于业务逻辑的场景化数据。信息最活跃、范围最广泛、结构最复杂的数据集群也最容易创造价值,金融作为数据密集型行业,借助于金融科技和产融结合的生态体系最可能产生规模化、可变现的数据资产。依托于灵活的制度安排,信托行业是金融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积极应对新事物开拓创新业务的重要领域。

    1、普惠金融:聚焦数据资产的信用价值

立足于机会平等和商业可持续原则的普惠金融是打破传统金融资源垄断,促进包容性增长的国家发展战略。让金融服务可以惠及大众的前提是服务对象信用数据的收集与处理。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7》披露的相关数据,截至2016年末,央行征信中心数据库已收录自然人信息9.1亿人、企业及其他组织信息2210万户。无论是针对已收录9亿多人的征信数据细分,还是针对剩余约5亿人无信用记录的信用画像,支持普惠金融深化发展的征信数据都会成为孕育巨大经济和社会价值的普惠金融数据资产。

3.png

表1:央行征信系统收录自然人信用档案数(亿)及有贷款记录人数(亿)

 

数据来源: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建设运行报告(2004-2014)》,

中航信托研发与产品创新部整理

 

信托公司通过开展普惠金融业务,一方面可以积累普惠金融客群的大数据,形成有价值的数据资产;另一方面可以借助于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开发智能风控技术,优化普惠金融业务开展。据悉,目前已有部分信托公司开展普惠金融业务规模超过百亿,涉及例如住房、出行等多样化的消费生活场景,通过不断深化的业务创新,普惠金融数据资产的证券化与智能化将会继续被深度挖掘,实现数据资产的价值最大化。

    2、供应链金融:聚焦数据资产的“知识图谱”

供应链金融是针对产业供应链管理的金融整合服务。以整个产业链为场景,借助于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技术,核心企业与上下游合作伙伴发生的信息流、资金流、交易记录、物流等信息集成到金融云平台,这些“产-供-销”链条上结构化的、“知识图谱”式的数据会成为金融精准服务产业链的重要依据,形成供应链金融数据资产。更为深入前沿的发展趋势是,借助于区块链技术的共识机制和算法,将供应链上的结构化数据进一步区块化、标准化,实现数据资产共享基础上的流转与交易。

信托公司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的优势在于可以灵活运用多种投融资工具,深入服务到供应链的每个链条,借助于对供应链数据资产的深度分析与处理,可以更为精准地为产业链上的上下游多个企业提供综合的金融服务,降低供应链整体融资成本,实现供应链数据资产价值的最大化。借助于区块链技术开展,信托公司可以提升与供应链上的其他金融机构协同服务的能力和效率,借助于供应链金融数据资产“知识图谱”的不断自我学习和拓展,形成互惠互利的供应链管理生态体系。


    四、数据信托可以成为数据资产交易变现的业务创新

如前所述,数据资产可以成为信托财产,而且通过信托目的的有效设计,可以满足数据资产的商业和业务逻辑需要,更为重要的是,信托业务创新可以为数据资产形成并创设更为广阔的应用场景。上述因素为数据信托的业务创新提供了充分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准备。

    1、数据信托的商业模式

数据信托是委托人将其所有的数据资产作为信托财产设立信托,受托人按照委托人意愿,委托数据服务运营商对信托财产进行专业管理,由此产生的增值收益按照信托目的进行信托利益分配。对于具体的数据信托产品,合格投资者可以通过投资信托收益权方式参与信托利益分配,委托人则通过信托收益权转让的方式获取现金对价,实现数据资产作为信托财产的价值变现。

4.png

图3:数据信托交易结构图

 

资料来源:中航信托研发与产品创新部

 

    2、数据信托的商业实践

由于数据信托业务无论在理论探索与应用实践层面均具有相当的前瞻性和创新性,信托公司开展数据信托业务的实践尚处于探索与尝试阶段。实践中,中航信托在业内率先发行了首单数据信托产品,产品规模3000万元。[7]中航信托借助于在大数据领域的积极探索经验,例如,在数据中心建设方面与德利迅达科技有限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等国内外优质企业与集团展开了深入合作,主导参与对英国领先数据商的国际并购等,希望通过开展数据信托服务,满足数据产业深化发展的客观需求,寻求金融机构聚焦数据资产的发展机遇。

中航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姚江涛认为,“数据信托是个新事物,中航信托首先提出数据信托这个概念是因为我们觉得利用信托优势更容易发现和实现数据价值。信托财产的独立性和安全性与大数据的商业使用要求具有天然契合性,但是在数据权属定性、数据风险定价与交易、商业模式设计、行业发展趋势等方面我们还需要更深入的探讨和实践”。

在大数据、云计算技术繁荣发展、人工智能日益临近的当下,数字技术的快速更迭已经令配套法律制度及规则安排的滞后成为明显掣肘,基于此,数据资产的信托出路就是迎接必然的主动作为,而数据信托则有望成为信托灵活性比拟人类想象力的又一例证。

 

 

 




 

 

 

[1]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201759日发布。

[2] Martin Hilbert, Big Data for Development: A Review of Promises and Challenges, Development Policy Review, Volume 34, Issue 1, Jan 2016, Pages 135-174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dpr.12142/full

[3] 《网络安全法》第41条、第42条。

[4] 袁田,《信托目的论》,清华大学法学博士论文摘要,20146月。

[5] 特殊情形包括委托人与受托人同一现象或自益信托。

[6] 在数据产权概念确定之前,数据运营商能否作为委托人,将其合法控制使用的数据资产设立信托,取决于该数据资产能否被视为是信托法上的合法所有?这是一个法律解释问题,个人认为合法所有的概念范畴大于狭义的合法所有权,合法控制使用也属于合法所有的范畴,因而作为委托人,数据运营商可以将其合法控制使用的数据资产作为信托财产设立信托。

[7] “中航信托问路数据信托 发行首单数据资产信托”,《金融时报》20161128日。

 

关键词:

热点资讯排行榜

1、【人文大讲堂】铿锵激越的八一精神——谨以此期纪念八一南昌起义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9周年 2、【中国故事】长征!长征!(三):长征中的神奇军团 3、服务“一带一路”国家战略 中航信托见证中国电信与英国Global Switch签约 4、持续聚焦消费升级—— 中航信托联手魔方成立百亿基金打造长租公寓新业态 5、【中国故事】长征!长征!(一):解密大渡河之战(上) 6、围绕国家工业4.0战略 中航信托携手仲德资本成立“中国制造2025”产业投资基金 7、不忘初心 知行合一 ——中航信托召开2017年度工作会议 8、以开放金融迎接未来产业—— 中航信托与匈牙利摩根斯达集团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